当然喜欢你啦

不要愁老之将至,你老了一定很可爱。而且,假如你老了十岁,我当然也同样老了十岁,世界也老了十岁,上帝也老了十岁,一切都一样。

盲(上)

●短篇医生梗

●第三人视角

●ooc是我的

—————————————————————————


  夏日的午后,烈日之下热浪拍打着袭来,树上的知了孜孜不倦地叫着,守在办公室的实习医生百无聊赖地趴在桌子上,像被热度抽去了浑身的力气一样,半阖着眼,强打精神。

  迷蒙间,年轻的医生从眼缝中看到一个男人站在门口,曲起手指,颇有礼貌地轻叩门板。

  “打扰了,请问宇智波佐助在吗?”略微低哑的声音响起。

  实习医生一下子清醒过来,坐直身体,胳膊规规矩矩地搁在桌上,清咳几声。

  “啊……那个……宇智波医生应该在给病人看病,我去找找,您在这等一会儿。”实习医生语速极快地说完,不等男人有什么反应,就从椅子里站起来跑了出去,与站在门口的人擦肩而过。

  到了安静的走廊上,年轻的医生才停止奔跑,深呼一口气,快步前进,脸颊染上一抹红晕。

  太丢人了,打瞌睡被人看到。他有些窘迫地想到。但是那个男人让他有一丝微妙的熟悉感。

  一头稍许杂乱的耀眼金发,刘海下是一双玻璃珠一样剔透的蓝眼睛,脸颊上还各有三道狐狸一样的胡须印记。

  是谁呢?到底是谁呢?

  年轻的医生陷入深思,脚步逐渐慢下来,这些年所见的面孔在脑海里飞快地闪过,却始终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见过那个男人。

  “算了。”他挫败地喃喃自语道,用力摇了摇脑袋,不再想那个男人到底是谁,整理好思绪,又重新加快步伐。

  “呀,是鬼灯啊!”不远处的小护士看到来人,迈着小碎步跑过去,高跟鞋磕在地板上发出“嗒嗒”的声音。

  实习医生一脸懵,待看到护士手中包装精致的粉嫩盒子,才明白是什么意思。

  护士站定在他身前,脸颊微红,双手捧着饱含少女心的盒子递到他面前,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期待:“可以请你帮我将这个交给宇智波前辈吗?”

  实习医生低头瞧见小姑娘眼里闪烁的光芒,无可奈何地接过盒子:“当然。”

  “啊!那真是太谢谢你了!”小护士兴奋地拍拍他的肩膀,笑得像朵花儿。

  “不客气。”实习医生挥挥手,脸上挂着尴尬的笑容,抬脚绕过她,打算离开。

  小护士在原地乐了半天,突然想起来什么,转身看着实习医生的背影,“嗒嗒”几步追上他,疑惑地问道:“鬼灯你来这干什么?”

  “宇智波医生不是在眼科室给病人看病吗?”鬼灯水月脚步不停地回答道。

  闻言,护士伸手拽住了他的衣袖:“前辈不在那里。”

  鬼灯水月停下来,不明所以地回头看她。

  小护士涨红了脸颊,瞟了一眼他手中的盒子,呐呐道:“我刚从那边过来。”

  鬼灯水月“哦”了一声,心下明了,想必这孩子是想自己亲手将盒子交给宇智波医生,却没看到人,所以让他转交。

  “放心吧,我会给他的。”鬼灯水月扯了扯自己的袖子,保证道。

  护士这才不好意思地松了手。

  这都不知道是这个月的第多少次了。鬼灯水月一边往回走一边感叹。

  他与宇智波佐助读的是同一所大学,只不过宇智波佐助是长他三年的学长,在他刚入学没多久宇智波就以医科大学第一名的成绩录入这家有名的医院。

  尚在学校时,全校女生就毫不掩饰对宇智波佐助几乎接近狂热的喜爱,几乎每一个女孩子都想追求他,但宇智波本人性格极其冷漠,是他们医科大有名的高岭之花。

  水月入学后上的第一堂课,就被人完完整整地科普了一遍宇智波佐助。

  起因是在开课前五分钟时,教室内突然响起一阵尖叫,女孩们全都捂着脸朝窗外看,他顺着女孩们的视线,看见窗外路过的宇智波,小声说了句“这人谁啊?”没想到被前座的女孩耳尖地捕捉到。

  红发女孩一脸嫌弃地说着:“你居然连宇智波学长都不知道。”一边起身坐到他身边,硬是给他讲了一整节课关于宇智波的事情。

  据说不少女生鼓起勇气找机会向宇智波表白,都被以学业为重的理由拒绝了。大学四年里宇智波佐助几乎是独来独往,只有一个樱发女孩被人瞧见过与他同进同出,闹过一阵绯闻。

  在水月大二那年,宇智波佐助毕业了,那段时间校园里女孩心碎的声音成片,纷纷哀嚎舍不得宇智波学长。

  但鬼灯水月想不到的是,自己毕业后会被分配到这家医院,而且还是在宇智波佐助的手下。他来这里实习已经有一个月了,平时跟在沉默不语的宇智波佐助身后做的都是一些琐碎的事情,比如帮他整理资料,不过有病人来就诊的时候,水月也会在他身边学习他的诊疗方式。

  回想着往事,水月不知不觉就回到了办公室,说是办公室其实更像是宇智波佐助的私人休息室。宇智波佐助年纪轻轻就当上了主治医师,经常会忙到不分昼夜,医院十分看重他,给他办公室安置了一张小床,供他休息。

  因为宇智波不喜欢有人打扰他,所以平时看诊不在这里,也极少有外人来办公室找他。

  水月十分好奇那个金发男人和宇智波是什么关系。

  办公室的门虚掩着,刚接近,水月就听见宇智波愠怒的声音:“你来这里干什么?”

  水月踮着脚悄悄走过去,像做贼一般,扒拉着细小的门缝,朝里面看去。

  不是他八卦,真的!

  他跟在宇智波身边一个多月,从没见宇智波有过情绪波动,好像什么事都与他无关一样,平时说话声音也是毫无起伏,让人怀疑他是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

  金发男人站起来对宇智波说了些什么,他的身形被背对着门的宇智波挡住了一大半,水月只看见他开合的上下唇,没有听清他到底说了什么。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单独出门有多危险!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好好呆家里!”宇智波气恼的声音传来,如果不是那一头标志性的刺猬头,水月都要怀疑那个背影到底是不是宇智波了,毕竟他从来没听到过宇智波这么情绪化的声音。

  水月看见宇智波伸手抓住金发男人的肩膀,力道可能有些大,金发男人皱着眉唤了声痛。

  “我没有一个人,小樱送我来的。”男人挣扎着想要推开面前的人,声音也不自觉变大:“你放开!佐助你松手,好痛!”

  不知道为什么,听完他的话后宇智波愣住了,金发男人顺势挣开他的手,揉了揉自己的肩膀,任由宇智波垂手站在那儿。

  “春野樱?为什么?你忘了你的眼睛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吗!”回过神来的宇智波好像有些失去理智,水月倒觉得这一刻的宇智波像个活生生的人了。

  “上次的事情不是小樱做的,小樱今天来家里跟我解释过了,我相信她,就算酒是她拿来的,也不是她的错。我现在来找你就是要跟你说这件事情,佐助,我们错怪小樱了!”金发男人一脸认真看着宇智波,声音有些激动,脸上的胡须印记跟着一颤一颤的。

  宇智波一言不发地听他把话说完,室内的氛围压抑得可怕。鬼灯水月看着宇智波平静的背影,心里隐隐约约有不好的预感。

  果然!

  在宇智波转身的一刹那,水月动作迅速地闪到一边,后脑勺贴着墙面,大气不敢出。

  完蛋,现在跑肯定会被发现!

  水月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忐忑不安地想着接下来该怎么解释,在脚步声停下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都要犯心脏病了。

  随后他听见门板被大力合上,接着是一声清脆的“咔哒”。

  办公室被锁上了。

  水月喘了口气,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他抹了抹额角的汗,庆幸的同时有些疑惑,宇智波锁门干什么?

  现在是午休时间,没有多少人出来走动,再加上这一层平时就很清静,发生点什么事,根本无人知晓。

  冲宇智波医生刚才那怒气,他们不会打起来吧!

  水月停了动作,惴惴不安地想到。

  要是金发男人跑去向医院告状,宇智波肯定会受到处分,事情一但闹大,宇智波的名声也会毁了。

  虽然宇智波这个人性格是特别冷淡,但作为医生的他也非常认真负责,极其敬业。就这一点来说,水月是很钦佩他的。

  而且这一个多月来,水月在他身边还学到了不少东西,所以,水月不希望他因为一时冲动做出傻事。

  身体快于大脑,等水月反应过来的时候,耳朵已经不留一丝缝隙地贴上门板了。

  行叭。

  但是他真的不是八卦,他只是担心里面的情况。

  水月贴着门听了半天,除了一开始金发男人那句模糊不清的“你干什么佐助,这里是医院!”就再也没听见什么大动静,只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也不知道在干嘛。

  他们医院的隔音效果真棒。

  水月在心里默默竖起来大拇指。

  不知道过了多久,水月突然听见一声拔高的呻吟,夹杂着金发男人的痛呼声。

  真的打起来了!?

  水月使劲贴着门板,恨不得与这扇门融为一体。

  随后,他听见了宇智波的声音,但听不清说话内容,似乎是在逼问房间里的另一个人,因为得不到回复,而一直重复问着。

  “我错了……啊……佐……我嗯错……再也……啊!”水月终于听到金发男人含糊不清的回应,好像不堪折磨一样,可怜兮兮的带着哭腔,尾音几乎是凄惨的尖叫了。

  我靠!

  水月一下子从门板弹开,惊得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这是个什么情况?!

  安静的走廊里,水月只能听见自己愈加剧烈的心跳声,刚才的一切仿佛只是错觉。

  他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忽然觉得有些口渴,喉结上下滚动,又轻轻将耳朵贴过去。

  隔着一扇门,他听见男人低低的带着抽泣的呜咽声,其中夹着几声粗喘,若是不仔细听压根听不见。

  !!!

  卧槽!他再听不出来里面那俩人在干什么,他就对不起他七年来看过的毛片!虽然他只看过异性的。

  水月觉得那几声粗喘一定是宇智波的。

  等等,重点不是他貌似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吗!会被灭口的吧,一定会的吧!

  一想到宇智波那双寒若冰霜的眸子,水月就忍不住一阵颤栗。

  不过,大名鼎鼎的宇智波居然喜欢男人,要是被那帮疯狂崇拜他的迷妹知道了,估计要怀疑人生。

  怎么回事?

  是妹子不够香不够软不够甜了吗,宇智波佐助居然是个基佬。

  鬼灯水月顶着一张爆红的脸,轻手轻脚地离开办公室。

  太可怕了!


tbc.

——要吃糖吗?


摸了两张糖果佐鸣

终于画完后续了✌

脑洞产物《如果佐助离开木叶的那晚鸣人去劝阻他了》

ooc是我的

上半部分的画看到下面有小可爱评论说:如果鸣人对佐助表白了可能火影就不会有这么多集了。

还有说可能不会留下,除非给佐助打回来,如果是699话就会留下了等等。

我看了很高兴,不过犹豫了很久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所以就以这个后续作为回复啦。

如果你不喜欢这个脑洞,请轻喷


画完之后就一个感受,真的特别敬佩那些漫画家,连载那么多卷实在是是太厉害了。


奈斯✌🏻我终于画完了上半截图(可喜可贺)!

第一次尝试黑白短漫,脑洞产物。

剧情是我瞎想的对话是我瞎写的分镜是我瞎画的ooc是我的。

如果有什么不尽人意的地方,请轻喷。

9012了,我还是对佐鸣爱得深沉♡

摸了两张佐鸣,果然画喜欢的西皮就非常有动力,他俩的感情我能磕一辈子!


p1 我想波之国的以身相护,大概就是鸣人始终执着佐助的源头吧。

p2 是看了436话ed有感。


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我会加油把他俩画得更好的(๑•̀ㅂ•́)و✧

耶嘿!摸了一张二助子!背后的是麒麟,对就是辣个麒麟,雷遁忍术终极奥义的辣个麒麟(〃>▽<〃)/*

佐子和鸣子


我就说我好像忘了什么东西,原来是鸣子的胡须,这就很尴尬了

原谅我吧鸣子女神